书籍封面

人间失格

《人间失格》是一部自传体小说,前言和附录以作者口吻叙说,三个手札则以主人公叶藏的口吻叙述。主人公叶藏懦弱胆小,害怕面对世间所有的感情,不了解人类复杂的内心世界,通过取乐别人隐藏真实的自己,用饮酒作乐来逃避这个世界,最终走向毁灭。这种迷茫贯穿了作者和每个人的青春;他被痛苦与迷茫折磨着,一生都在自我厌倦下寻求爱,逃避爱。人间失格,即已丧失为人的资格。借由小说主人公叶藏的遭遇,太宰治表达了自己一生中种种真切的痛苦。这部作品被认为是一部自传性的小说,在发表的同年,太宰治投水身亡。《小丑之花》又名《道化之华》。1930年,太宰治21岁,在东京银座结识了一位年轻的有夫之妇,两人相约在镰仓投水自杀。之后太宰治获救,对方却不幸身亡。太宰治因此而被指控“协助自杀罪”,但不予起诉。此事成为太宰治终身难忘的罪恶,基于这段经历创作了小说《小丑之花》。《小丑之花》被认为是《人间失格》的序曲和创作原点,其主人公与《人间失格》中的大庭叶藏为同一人。《狂言之神》1935年,太宰治26岁,在东京都新闻社的求职失败后,企图在镰仓山上吊自杀。《狂言之神》讲述了主人公笠井一因应征报社工作失败而自寻短见的故事,太宰治在文中承认,这一切都是自己的亲身经历。《虚构之春》《小丑之花》《狂言之神》和《虚构之春》同属“虚构的彷徨”三部曲。《虚构之春》以书信的形式,通过他人的视角,讲述太宰治生活上的潦倒、苦闷和精神上的自我批判。书中不仅再次谈及太宰治过往的感情,还阐释了他的文学理想。《二十世纪旗手》1936年,太宰治经历盲肠炎并发腹膜炎、药物中毒、芥川奖落选的重重困窘。在绝境之下,太宰治在这部作品的标题下写下“生而为人,我很抱歉”的句子。小说讲述了太宰治极力向生活抗争,但又遭遇到各种不幸的轮番打击。太宰治说:“我在万分绝望之中,写下了《二十世纪旗手》;但我依然深信,在绝望的彼端,一定充满了希望。”《樱桃》1948年6月13日,大雨滂沱。太宰治与女读者山崎富荣投玉川上水自杀。6天后,人们在桥下发现了两人的遗体,那天正是他的生日。此后每年的6月19日被人们当作太宰治的忌日,在这一天将新鲜的樱桃放在太宰治的墓前,举行“樱桃忌”。樱桃忌的名字缘于他自杀前一年发表的小说《樱桃》,讲述了太宰治与妻子、儿女之间无奈的生活。这部作品被认为是太宰治文学的遗言。
22
阅读此书
书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