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世达赖情歌第二十四首最著名的译作,应是曾缄的版本了:

曾虑多情损梵行,

入山又恐别倾城。

世间安得双全法,

不负如来不负卿。

对比本书陈兴的译本,或是著名的于道泉译本:

若要随彼女的心意,

今生与佛法的缘分断绝了;

若要往空寂的山岭间去云游,

就把彼女的心愿违背了。

可知倾倒众人的那句“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”,其实是曾缄的原创。仓央嘉措原诗的情思,与曾缄的哲理总结,水乳交融,难分彼此。

如此厉害的曾缄,却没有多少人知晓。他是北大才子,文学大家,却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。

蒋方舟说:记录本身,即已是反抗。

列宁说: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。

希望有人能记得曾缄的名字,虽然他沉默着死去,他的译笔却闪着光。

#借题发挥离题千里#

恐为多情弃习佛, 难违爱意往深山。 此愁只怕无从解, 却看流云自往还。

写于 2018年11月6日 12:32
  • 16